佛山萊菲特陶瓷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4006078269
傳 真:0374-6562199
地 址:佛山市禪城區新風路
郵 箱:fslfte@163.com
在線 Q Q:1414936393
新聞中心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宋景德元年(1004年),一紙敕令從帝都開封傳遞到江西省東北部的昌南鎮,這個偏居一隅的小鎮因出產的瓷器光致茂美,深得宋真宗賞識,被賜名為“景德鎮”。

    2004年,中國輕工業聯合會和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簽發的“中國瓷都”牌匾,再由京都而出,這次沒在江西停留,直奔嶺南而去,落戶潮州。

    景德鎮度過了一個尷尬的建鎮千年盛典。

    景德鎮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依靠一種產業維系生存十個世紀而沒有中斷的城市。這條高而平穩的發展曲線,在最近30年掉頭向下,打壓它的是“市場經濟”。上世紀90年代中期之后,市場化的沖擊讓以手工藝術瓷為主的景德鎮難以招架,原有的十大國營瓷場無可奈何地以破產結束了曾經的輝煌,產業形態化整為零。

    已被掛起許多年的家庭作坊的小舢板,被再次投入“海”中已極不適應。景德鎮一年70%以上的瓷器是通過在外地擺地攤、展銷會等形式銷售出去的,這對于堅守著高端與榮耀的老手工藝人是一種折磨。

    一批中生代陶藝家的思索、探索表明,陶藝取代傳統陶瓷制作,是景德鎮再造“瓷都”的可能路徑。

    古鎮走到了谷底

    1983年,《話說長江》在央視首播,第17回題為“瓷都景德鎮”,以帶有時代色彩的朗誦腔用“煙囪林立”來形容這座瓷都的繁庶。今天,“雕塑瓷廠”內仍保留著存世不多的兩根大煙囪。

   它們都已廢棄,鉆進底座,是一個客廳大小的窯,目前用作倉庫,木架上擺放著盛黃酒的瓷瓶,笸籮里密密疊著各色瓷花朵。正在此處拍紀錄片的作家徐星興奮地摳著窯壁上的渣滓,“在這經過真火淬煉的歷史信物面前,一切藝術品都是浮云。帶一塊回去給心愛的女人,象征你對她的愛情。”

    窯外工作室里的女工顯然不是送出這份禮物的合適對象。窯渣就是生產垃圾,她們專心致志地像包餛飩一樣把陶泥捏成一片花瓣,16個花瓣拼成一朵蓮花。這種直徑3厘米的蓮花,一天能做八九十個,每朵賣3元錢。收音機里正播放著評書,爐上坐著鐵壺,一名5歲的小女孩趴在木桌上看媽媽捏花,時光仿佛不在當下。

   像這樣的陶瓷小作坊,景德鎮最多時有4000多家。它們主要是由十大國有瓷廠分生出來的。計劃經濟時代,國有陶瓷廠的產品大都由政府采購,景德鎮千年來一直主要為官方服務、靠官方訂貨生存的貢品文化便得以延續。這種方式的特點是不計成本地致力于工藝精研,而對市場調查、企業管理、成本控制這些市場經濟要素一無所知。

    上世紀60~80年代,當時不到40萬人口的景德鎮市區號稱有8萬陶瓷工人,能在國有瓷廠謀一編制,像現在當公務員一樣光榮。

    這份光榮的職業卻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下逐漸枯萎。景德鎮仍只抱著藝術瓷,日用瓷的新進展幾乎是空白。與此同時,潮州、宜興、醴陵、唐山、佛山、淄博、德化、南海等陶瓷產區紛紛引入民營資本,根據市場需求生產適銷對路的產品,走上現代化企業之路。日用瓷器,如碗、碟、盤或者建筑用瓷磚,都不是景德鎮可以批量生產的,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的馬賽克貼墻運動并沒有給景德鎮帶來好處。

    還有一個被忽略的史實---從60年代開始,國家工業布局的大調整,將一批“三線”企業諸如897廠(現萬平電子)、昌河飛機(現昌河集團)等塞進了景德鎮,弱化了陶瓷在景德鎮的地位,使這座瓷都從彼時開始被動轉型。

    工業布局調整、改革開放等全國一盤棋的頂層設計,在一定程度上干擾了景德鎮。景德鎮的窯火千年不滅,與其四面環山、交通極為不便關系很大,使其可以不受打擾地致力于生產。而且,這塊兵家不到之地,反而在每次北方兵亂時收留了大量的匠人。

    1995年,這座901歲的古鎮終于走到了谷底。景德鎮宣布改革大型國有瓷廠,實際就是解散,7萬陶瓷工人,1/3下崗、1/3退休、1/3留在企業維持。一個可供佐證經營狀況不佳的指標是:“龍珠閣”商標和“景德鎮”證明商標這兩種馳名商標的花紙的印量,在80年代末超過80萬張,當年不足15萬張。

    景德鎮由此成為當時江西失業率最高的城市。起初還有一批下崗工人靜坐在市政府門口,在明確了指望國有瓷廠復興重新招工幾乎不可能之后,有人成了三輪車夫,有人南下廣東,僅廣東佛山就有400多景德鎮人擔任廠長,更多留下來的景德鎮人三三兩兩地組成了家庭式作坊自產瓷器。

    配方保密,創意抄襲

    1995年,原中央工藝美院大四學生王海晨到景德鎮實習,正趕上這景德鎮的千年變局。

    當時,影響陶瓷業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陶藝思潮傳入中國,并逐漸在輿論上形成規模。17世紀之前,中國影響著整個世界的陶瓷文明;一百年后,西方獨特的藝術觀孕育出陶藝文化。作為傳統工藝的陶瓷業在中國一直沒有獲得業態的提升,與木匠、瓦匠、鐵匠等并列,中國歷代存世瓷器,只有年號底款,從來沒有藝術家簽名,這證明了制瓷只是一項手藝,不是藝術。至今在景德鎮的鄉下,孩子不愛讀書,父母會這樣嚇唬:“那就跟你舅舅去學拉坯”。

    王海晨最厭惡的就是有人問:“做陶瓷,不就是瓶瓶罐罐嗎?”有著純藝術情結的王海晨告訴本刊記著:“陶瓷是用來表達藝術家思想的語言,不能流于唯實用論。在瓶子上畫與在紙上畫又有什么區別?”

    景德鎮在王海晨看來不是一個潛心于陶藝的好地方,她遠走歐洲,法國、德國、荷蘭和西班牙,遍訪名窯。最后,她在里昂的LaBorne陶藝村停下來,跟著一個燒柴窯的陶藝家習藝。在這個像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王海晨真實體驗到陶藝家的生活狀態。他們生活都很簡單,睜開眼啃兩口面包,互相打個招呼,挺高興的,就去拉坯,晚上互相問候:“今天燒得怎么樣啊?”

    沒有一個陶藝家是開大奔、住豪宅的,全都穿得破衣邋遢,物欲極低。有時湊份子燒窯,連燒三天不斷火,大家就輪班,圍窯夜談,篝火映在臉上,像開派對。很多慕名而來的顧客也等在窯邊,等待退窯的那一刻。

    全村的人都在做陶,幾乎找不到兩位藝術家使用相同材料、相同制作工藝的作品。陶藝家大部分的技術是公開的,大部分的配方也是公開的,不需要花時間去研究一個屬于自己的配方,然后才能做出東西,可以將更多的精力專注于創作。這與中國恰好相反:配方保密、創意抄襲。而在歐洲陶藝家的眼中,賣一件與隔壁同樣款式的東西,是一件羞恥的事。

    這些富有創意的陶藝作品,賣價不菲,一個盤子上千法郎。這里同樣也能找到景德鎮制造的瓷器,“玲瓏米粒碗”是經典款產品,只有十幾法郎,而且幾十年中沒有任何新的創意附加上去。歐洲人更感興趣的是來自中國的物美價廉的原材料,一條荷蘭產的陶泥要幾千塊,中國泥只幾百塊,質量更好。

    其實,出口到歐洲的景德鎮瓷器還算是上品,更多連乙等品都達不到的景德鎮瓷器,開始以展銷會的形式出現在各大城市的樓盤里,在與物業、城管和工商的“斗智斗勇”中生存。作為“舊時王謝堂前燕”的景德鎮瓷器,以這種廉價的方式“飛入尋常百姓家”。

    在90年代末至21世紀初的幾年里,中國幾乎所有大小餐廳都在使用一種景德鎮產的扁蓋南瓜壺,純白,沒有圖案。景德鎮還有為宜家、家樂福等洋品牌打工的。

    來自家庭作坊的產品實在太次,幾乎沒有一只碗擺在桌子上不晃蕩。景德鎮駐地辦事處從來不承認這些是景德鎮瓷。海外展銷更是雙重削弱了China(中國)和china(瓷器)的形象,從2002年11月起,當年簽發給民營陶瓷廠的8000多本因私護照,被要求放在公安局“代為保管”。

在傳統中逃離 景德鎮陶瓷“變藝”之路

發布日期:2012-01-16 發布人:admin 瀏覽次數:

宋景德元年(1004年),一紙敕令從帝都開封傳遞到江西省東北部的昌南鎮,這個偏居一隅的小鎮因出產的瓷器光致茂美,深得宋真宗賞識,被賜名為“景德鎮”。

    2004年,中國輕工業聯合會和中國陶瓷工業協會簽發的“中國瓷都”牌匾,再由京都而出,這次沒在江西停留,直奔嶺南而去,落戶潮州。

    景德鎮度過了一個尷尬的建鎮千年盛典。

    景德鎮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依靠一種產業維系生存十個世紀而沒有中斷的城市。這條高而平穩的發展曲線,在最近30年掉頭向下,打壓它的是“市場經濟”。上世紀90年代中期之后,市場化的沖擊讓以手工藝術瓷為主的景德鎮難以招架,原有的十大國營瓷場無可奈何地以破產結束了曾經的輝煌,產業形態化整為零。

    已被掛起許多年的家庭作坊的小舢板,被再次投入“海”中已極不適應。景德鎮一年70%以上的瓷器是通過在外地擺地攤、展銷會等形式銷售出去的,這對于堅守著高端與榮耀的老手工藝人是一種折磨。

    一批中生代陶藝家的思索、探索表明,陶藝取代傳統陶瓷制作,是景德鎮再造“瓷都”的可能路徑。

    古鎮走到了谷底

    1983年,《話說長江》在央視首播,第17回題為“瓷都景德鎮”,以帶有時代色彩的朗誦腔用“煙囪林立”來形容這座瓷都的繁庶。今天,“雕塑瓷廠”內仍保留著存世不多的兩根大煙囪。

   它們都已廢棄,鉆進底座,是一個客廳大小的窯,目前用作倉庫,木架上擺放著盛黃酒的瓷瓶,笸籮里密密疊著各色瓷花朵。正在此處拍紀錄片的作家徐星興奮地摳著窯壁上的渣滓,“在這經過真火淬煉的歷史信物面前,一切藝術品都是浮云。帶一塊回去給心愛的女人,象征你對她的愛情。”

    窯外工作室里的女工顯然不是送出這份禮物的合適對象。窯渣就是生產垃圾,她們專心致志地像包餛飩一樣把陶泥捏成一片花瓣,16個花瓣拼成一朵蓮花。這種直徑3厘米的蓮花,一天能做八九十個,每朵賣3元錢。收音機里正播放著評書,爐上坐著鐵壺,一名5歲的小女孩趴在木桌上看媽媽捏花,時光仿佛不在當下。

   像這樣的陶瓷小作坊,景德鎮最多時有4000多家。它們主要是由十大國有瓷廠分生出來的。計劃經濟時代,國有陶瓷廠的產品大都由政府采購,景德鎮千年來一直主要為官方服務、靠官方訂貨生存的貢品文化便得以延續。這種方式的特點是不計成本地致力于工藝精研,而對市場調查、企業管理、成本控制這些市場經濟要素一無所知。

    上世紀60~80年代,當時不到40萬人口的景德鎮市區號稱有8萬陶瓷工人,能在國有瓷廠謀一編制,像現在當公務員一樣光榮。

    這份光榮的職業卻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下逐漸枯萎。景德鎮仍只抱著藝術瓷,日用瓷的新進展幾乎是空白。與此同時,潮州、宜興、醴陵、唐山、佛山、淄博、德化、南海等陶瓷產區紛紛引入民營資本,根據市場需求生產適銷對路的產品,走上現代化企業之路。日用瓷器,如碗、碟、盤或者建筑用瓷磚,都不是景德鎮可以批量生產的,中國城鎮化進程中的馬賽克貼墻運動并沒有給景德鎮帶來好處。

    還有一個被忽略的史實---從60年代開始,國家工業布局的大調整,將一批“三線”企業諸如897廠(現萬平電子)、昌河飛機(現昌河集團)等塞進了景德鎮,弱化了陶瓷在景德鎮的地位,使這座瓷都從彼時開始被動轉型。

    工業布局調整、改革開放等全國一盤棋的頂層設計,在一定程度上干擾了景德鎮。景德鎮的窯火千年不滅,與其四面環山、交通極為不便關系很大,使其可以不受打擾地致力于生產。而且,這塊兵家不到之地,反而在每次北方兵亂時收留了大量的匠人。

    1995年,這座901歲的古鎮終于走到了谷底。景德鎮宣布改革大型國有瓷廠,實際就是解散,7萬陶瓷工人,1/3下崗、1/3退休、1/3留在企業維持。一個可供佐證經營狀況不佳的指標是:“龍珠閣”商標和“景德鎮”證明商標這兩種馳名商標的花紙的印量,在80年代末超過80萬張,當年不足15萬張。

    景德鎮由此成為當時江西失業率最高的城市。起初還有一批下崗工人靜坐在市政府門口,在明確了指望國有瓷廠復興重新招工幾乎不可能之后,有人成了三輪車夫,有人南下廣東,僅廣東佛山就有400多景德鎮人擔任廠長,更多留下來的景德鎮人三三兩兩地組成了家庭式作坊自產瓷器。

    配方保密,創意抄襲

    1995年,原中央工藝美院大四學生王海晨到景德鎮實習,正趕上這景德鎮的千年變局。

    當時,影響陶瓷業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就是陶藝思潮傳入中國,并逐漸在輿論上形成規模。17世紀之前,中國影響著整個世界的陶瓷文明;一百年后,西方獨特的藝術觀孕育出陶藝文化。作為傳統工藝的陶瓷業在中國一直沒有獲得業態的提升,與木匠、瓦匠、鐵匠等并列,中國歷代存世瓷器,只有年號底款,從來沒有藝術家簽名,這證明了制瓷只是一項手藝,不是藝術。至今在景德鎮的鄉下,孩子不愛讀書,父母會這樣嚇唬:“那就跟你舅舅去學拉坯”。

    王海晨最厭惡的就是有人問:“做陶瓷,不就是瓶瓶罐罐嗎?”有著純藝術情結的王海晨告訴本刊記著:“陶瓷是用來表達藝術家思想的語言,不能流于唯實用論。在瓶子上畫與在紙上畫又有什么區別?”

    景德鎮在王海晨看來不是一個潛心于陶藝的好地方,她遠走歐洲,法國、德國、荷蘭和西班牙,遍訪名窯。最后,她在里昂的LaBorne陶藝村停下來,跟著一個燒柴窯的陶藝家習藝。在這個像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王海晨真實體驗到陶藝家的生活狀態。他們生活都很簡單,睜開眼啃兩口面包,互相打個招呼,挺高興的,就去拉坯,晚上互相問候:“今天燒得怎么樣啊?”

    沒有一個陶藝家是開大奔、住豪宅的,全都穿得破衣邋遢,物欲極低。有時湊份子燒窯,連燒三天不斷火,大家就輪班,圍窯夜談,篝火映在臉上,像開派對。很多慕名而來的顧客也等在窯邊,等待退窯的那一刻。

    全村的人都在做陶,幾乎找不到兩位藝術家使用相同材料、相同制作工藝的作品。陶藝家大部分的技術是公開的,大部分的配方也是公開的,不需要花時間去研究一個屬于自己的配方,然后才能做出東西,可以將更多的精力專注于創作。這與中國恰好相反:配方保密、創意抄襲。而在歐洲陶藝家的眼中,賣一件與隔壁同樣款式的東西,是一件羞恥的事。

    這些富有創意的陶藝作品,賣價不菲,一個盤子上千法郎。這里同樣也能找到景德鎮制造的瓷器,“玲瓏米粒碗”是經典款產品,只有十幾法郎,而且幾十年中沒有任何新的創意附加上去。歐洲人更感興趣的是來自中國的物美價廉的原材料,一條荷蘭產的陶泥要幾千塊,中國泥只幾百塊,質量更好。

    其實,出口到歐洲的景德鎮瓷器還算是上品,更多連乙等品都達不到的景德鎮瓷器,開始以展銷會的形式出現在各大城市的樓盤里,在與物業、城管和工商的“斗智斗勇”中生存。作為“舊時王謝堂前燕”的景德鎮瓷器,以這種廉價的方式“飛入尋常百姓家”。

    在90年代末至21世紀初的幾年里,中國幾乎所有大小餐廳都在使用一種景德鎮產的扁蓋南瓜壺,純白,沒有圖案。景德鎮還有為宜家、家樂福等洋品牌打工的。

    來自家庭作坊的產品實在太次,幾乎沒有一只碗擺在桌子上不晃蕩。景德鎮駐地辦事處從來不承認這些是景德鎮瓷。海外展銷更是雙重削弱了China(中國)和china(瓷器)的形象,從2002年11月起,當年簽發給民營陶瓷廠的8000多本因私護照,被要求放在公安局“代為保管”。

版權所有:佛山萊菲特陶瓷有限公司 豫ICP備11020611號-2
青娱乐在线视频精品视觉盛宴